枯势

嗜睡症

大爱!

开不了车的合唱:

太久没动笔感觉角色性格都把控不好了...不过我本来写正剧就很乐色所以其实完全不奇怪()
以一个疯狂想开车的内心写出来的清水orz诸位凑合看


“太好了!索隆醒过来了!”
  索隆努力的睁开眼睛,正对上乔巴急切的目光。“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在?”他回想了一下之前的记忆,可惜是一片空白。
  “刚刚战斗的时候,你直接......掉到海里了。”娜美思考着是该用“晕过去”还是“睡过去”来形容,又或者两个一起来用。而后其他人又补充了一些有的没的,索隆大概也明白过来,有些无可奈何。“我又犯老毛病了吗?”“是啊......”娜美应了一声,之后也没了下文。
   “给你配的药都吃了吗?”乔巴一边听着他的脉搏一边问道。“吃了。”索隆环顾了一下四周,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其他人看到他没事也都陆续的离开了房间,只留下娜美还留在这里。
   而某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
“最近也没有过度训练吗?”“两年之后就没有了。”乔巴收回了医疗工具,有些闷闷不乐。“你的身体很健康,根本查不出什么问题......不,我一定会治好你的。”“嗯,我相信你。”索隆笑笑,宽慰道。
   这个奇怪的病症是从两年前就有的,具体的发作时间已经无从得知,发作的时候,无论索隆本来在做什么,都会在一瞬间进入沉睡状态,即便有外力介入也未必能让他清醒。
  与其说这是正常的睡眠,不如说是一种强制进入的,与外界隔绝的状态。
  最初,这种状态还未严重到战斗也会睡着的地步,但诸如走路的时候,吃饭的时候,还是会控制不住的发生这种事情。也许是因为除了嗜睡之外并无什么其他问题,当事人也好其他人也好,谁没去过多的在意它,等到发现它的严重性时,这个怪病已经发展到无法正常生活的地步了。
  索隆大概的计算过,自己现在每天能保持清醒的时候,大约有4到6小时,而且这还是自从两年后开始,他从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正常的睡眠”过。但就算这样,他每天睡着的时间还是远远超出了正常的范围。
   两年前的话,至少还要两三天才会发作一次,如果继续恶化下去的话,索隆有理由相信,他会在某一天,永远的醒不过来。
  目前的速度,那一天可能不会太远。
  “索隆他,也许是得了相思病也说不定呢。”罗宾扬了扬手中的书,示意其他人看她指着的那行字。“一种叫做沉睡魔咒的诅咒,大体的症状和他很相似。”
  “......诅咒的人如果符合了以上的条件,那么在互表心意之前,就会逐渐的沉睡下去,直到最后,永远不能醒来?!”娜美逐字逐句的念完,看向罗宾的眼神中充满了“这不是童话故事吗”的困惑。“不是在开玩笑哦,”罗宾笑了笑,“而且按书上的说法,被诅咒的人很多,但如果要真的让这个咒语执行,还要符合至少三个条件。”
  “有一个喜欢许久的人、没有和喜欢的人互表心意、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他。”
“只有满足了这三点,诅咒才会成立。”
“那有没有解除的方法?”
“有哦,”罗宾把书向后翻了几页,“睡美人的手被纺锤刺到,之后便陷入了长久的沉睡中,她所住的城堡被玫瑰花包围,只有命中注定的那个王子才能吻醒她。”
“也就是说,”她“啪”的合上了书本“只要让索隆先生暗恋的那个人亲吻他之后,两个人互通心意就可以了——拒绝也没有关系哦,只要说清就足够了。”


  虽然看似病症有了治疗的方法,但没有人知道索隆心里想的那个人是谁,最主要的是当事人自己也不知道——如果他知道,诅咒也不会成立了。
  “大家不如都来尝试一下嘛,而且,也有可能是我们之外的人呢。”
  罗宾说这句话时,那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到现在索隆也记得无比清晰。
  这个病症影响最大的对象显然是他自己,所以如果可能的话,索隆也想尽快知道自己在意的是哪个人,如果他能想清楚这点,那也不必非要让对方去做亲自己之类的蠢事了。
  但他确实不知道。
  虽说也有几个可疑对象,比如说佩罗娜之类的,但如果真是她,自己的病症在两年前根本就不会有;如果是达斯琪的话,还不如说古伊娜更有可能,但。
  索隆不认为那个人是她。
  古伊娜在世时,两个人都太过年幼,即便日后有因为那个约定而继续发展的可能,病症也不该是最近才发作。退一步讲,如果真的是她,那么自己也再没有同她互表心意的机会,现在想到她,病症也没有因此而消退,所以,那个人应该不会是她。
  那么那个人会是谁呢?
  之后又过去了几天,每个人一如平常的各司其职,索隆的嗜睡也一如既往的,毫无改善。
  索隆抬头看了看天空,天气很好。虽然乔巴让他不要过度训练,但若要因此而荒废掉这一行为,可能比杀了他还要难。
  让他有些惊异的是,娜美正盘腿坐在训练室中间的地板上,双手环胸,好像在思考什么很严肃的事情。
   “娜美?”
  听到对方的声音,娜美从地板上站起,快步走到他面前,索隆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手下意识地按在刀柄上,但随即又放下了。
  娜美的脸贴的很近,索隆几乎能感受到她的呼吸。
  “先说好,”她的表情有些难以言喻,“如果是的话,我拒绝,我现在没有恋爱的打算。”
  索隆还未弄清她话中的意思,脸颊上便传来一阵温和的触感,虽然转瞬即逝,但的确是真切发生过的。
   “有感觉清醒点了吗?”那是一种期待又不期待的表情。
  “清醒什么......”说到一半的时候,索隆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现在怎么可能看得出来!”
   “但是现在你欠我一百万了!”
   “什么啊!你这——”
  但后面的话语却消失在了空气中。娜美忙上前一步托住了他。“没有用呢。”有些心情微妙的自言自语道。虽说她的确对这个人没有什么恋爱的想法,但这样直接的拒绝方式却令娜美莫名生出一股挫败感。
  “加价到两百万好了。”


  等到索隆再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变得昏暗。
  “唔......睡了挺久的样子啊。”
  “算是吧,这次是四个小时。”
  没想到会有人回答,索隆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之后罗宾才不紧不慢的推门进来。
  “你一直在看着这里吗?”索隆过了一会儿,逐渐回想起了娜美之前做的事。倒不是说讨厌或者害羞之类的,只是不知为何感到有些奇怪。
  “嗯。”罗宾径直走到他床边坐下,补充了句,“你直接睡在了训练室里,是路飞把你抱到房间里的。”
  “路飞啊......”
  他这才想起来,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怎么见到路飞,对方对于他的病也并未有什么特殊对待,若用之前的话说,“索隆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索隆的确不希望他为此担心,路飞是这样的态度,反而令他放心下来。
  之后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如果是平常还好说,但现在这个状态,明显称不上是个让人舒服的时刻。
  “剑士先生还是不清楚自己喜欢谁吗?”
最后是罗宾先开了口。
“嗯......说起这个,到底什么才叫喜欢一个人啊?”也许是话题选的好,又或者是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的局面,索隆用一种随意的态度问出了最近一直在困扰他的问题。“我要好好想一想了,应该就是那种......想要更多的靠近那个人,又不希望自己被讨厌,所以反而会躲着他走;看到他开心自己也会开心,觉得他的事就是自己的事,为了他而努力,也偶尔会做出些自己本来不会做的事——最重要的是,看到他和别人亲近,心里会有一种好像被刺一样的,钝钝的痛楚。”
  看到索隆恍惚的模样,罗宾起身又向前移动了一步,单手扶住他的下巴。
  而后在他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索隆还未曾从思索中回过神来,就感受到罗宾的动作,一时间更加混乱,未加思考就脱口而出:“怎么你也来啊!”
  “因为索隆是个可靠的伙伴嘛,”罗宾又退了回去,笑眯眯的看着他,“虽然你对我来说有点小了,但作为伙伴可是相当不错。”
索隆:(•ิ_•ิ)?
“看来也不是我吧。”
对方停顿了片刻,“剑士先生可能从来没有恋爱过,所以对这些也不太了解,但再迟钝的人,只要还有七情六欲,就不可能对喜欢这件事毫无知觉......是不是那个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以至于你把对他的喜欢,当成了别的感情呢?”
说这些之后,罗宾转身出了卧室。
如果说今天接连两次遭遇让索隆有些不适的话,那罗宾最后说的那些就称得上是让他看到了一个方向,但短暂的惊喜过后,是更多的解不出谜题般的烦闷。
他并不是担心自己“沉睡”或者“死去”,他只是对于察觉不到自己一直以来在乎的人到底是谁这件事,感到有些无力罢了。
还有就是,如果他就这样死去的话,那个人应该也会觉得难过吧。
旅行不可能因为他的病而停止,更何况这也并非什么普通医术就可以治疗的病。也许是罗宾他们放出了一部分消息,自从她和娜美之后,又有许多他记得或不记得的人找过来,有认真的来给他“治病”的,也有觉得他现在不堪一击,想借此击败他的。
索隆发自内心的觉得这种所做所为只能用一种两个字的词来形容,但他总不能把那些人不分目的全部都打回去,所以基本上平时都是木着一张脸,来挑战的随便他们来,至于剩下的则是只能摆出一副受刑的表情随便那些人对他如何如何。
  搞到最后,甚至佩罗娜都过来了,所幸她到是没再像其他人那么亲他——这其中自然也有索隆大力回绝的因素,但即便如此对方也没有半点放过他的表现,说什么这是米老头给她的任务,如果你因为这种小事死掉的话也实在是太无聊了,诸如此类。不过实际上佩罗娜本人也是老大的不乐意,因为这事那老头已经唠叨了快一星期,如果她不来可能还要念叨到下半年,如果不是因为打不过鹰眼佩罗娜真想对他说你这么担心那小子那你自己去亲他啊。
  最后的折中办法是先表明一下心意,佩罗娜理所当然的发了张好人卡,但索隆则是更加不给面子的直接睡过去,这样一来,连这条选项都被排除了。
“也许......对象不是女性?”也许是罗宾说这句话的时机不太好,餐桌上的九个人里除了她之外,起码六个人都被水呛着了。


“你已经看了我半个小时了。”索隆单手托着下巴,虽然山治告诉他饭后要留下来,但是他的第六感一直告诉他要快点走,不然绝对不会发生什么好事。
不过和这家伙相关的基本上也没有好事。
“我......呕......”山治要说的话刚刚开了个头,转过身就是一副马上要吐出来的表情。“我都这样了你还非得恶心一下我吗?”对于这家伙他实在是没有什么耐心,更何况最近的意识一直都处于一个混沌状态,索隆只想赶快出去透透气,这种只剩下他和臭厨子两个人的空间甚至还比不上凯撒的毒气室来得舒服。
“到底谁恶心谁啊!我......不行......娜美小姐拜托过我的......呕......”“够了我出去了!”“给我回来!”
那家伙索性绕过了桌子,直接走到索隆面前,以一种近乎要寻死的眼神看着他,双手则是一种要把对方掐死的力度捧着他的脸。
“好吧,肌肉白痴,虽然我这辈子还有下辈子,还有下下辈子都不会喜欢男人,但至少作为同伴,我还不是真的想让你去死。”
“你再说下去我也要吐了啊喂!”
“这一切都是为了娜美小姐!”
索隆只能眼看着山治以视死如归的表情一点点凑过来,思考着要不要等他做完这些事之后直接一刀砍上去。
  和女性的柔软触感不同,甚至隐约还有被胡渣刺到的感觉。
索隆想起罗宾说过的那些话。
如果真是这家伙的话......我感觉还是切腹要好一点吧。
  之后的事情大概可以省略一点,反正也就是臭厨子的脸色变得和他的发色差不多,然后打开门对着海面呕吐,之类的无聊东西。
“说真的,我还是不希望你因为这个死掉,像你这种傻子应该有更适合你的死法。”
“总比你喷鼻血喷死要好多了。”
索隆嘴角抽搐的看着对方,话虽如此,但就这样结束,他的确有些不甘心。
  娜美也许是在外面等着结果,看到山治出来,便喊他过去。
“我这就来,娜美小姐!❤️”
山治下意识的转过头,想要确认一下索隆的情况。
对方正靠在门边,微低着头。
他已经睡着了。


这一次索隆睡了很久。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所有人或坐或站的挤在卧室里。“啊,我是不是又......”索隆的话还没说完,乔巴就已经飞扑过去,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索隆......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没事的,我才不会就这样结束呢。”安慰好乔巴,索隆把目光投向其他人。
“我这次睡了多久?”
罗宾犹豫了一下,“18天左右。”
“什......?”
“其实我们以为你会像以前一样,很快就会醒过来,但过去好几天之后,都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娜美的脸色不太好,或者说,所有人都比起之前要憔悴几分。“身体没有任何衰弱的迹象,呼吸也没有停止,真的就好像童话里一样......沉睡过去了。”
索隆无言以对。
“治疗方法是正确的,之前也有很多治疗好的先例,唯一的问题在于,那个人是谁。”
“整个世界有数亿人存在,即便只计算认识的人,但假如是仅仅一面之缘的过路者,或者是儿时认识的玩伴,已经死去的好友,这些都是没有办法找得到的存在。”
“索隆你......”罗宾难得的踌躇。
“我想自己一个人呆一会。”他不加思索的,用很慢的语速说出这句话。
其他人一言不发的出去了,没到最后一刻,他们不会轻易放弃希望。
只剩下一个人还留在房间里。
索隆惊讶于自己有好长一阵子没有和路飞说过话。
大约是从他的病更加恶化之后,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也无法参与战斗,两人自然也更加没了什么接触机会。
还有一点是,不知是否是错觉,路飞一直在有意无意的躲着他。
“要说点什么吗?”索隆先开了口,他感觉到自己又开始困倦,似乎随时都会回归那种沉睡状态。
“啊......”路飞的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如果说有的话,应该是比起先前,要更加落寞了些许。“在索隆睡着的时候,我们又到达了一个小岛哦。”
“那个岛上有四个季节,岛上的居民也都说着我们没听过的语言。”
“然后我不小心闯进了他们的圣地,摸到那里的石碑之后,变成了两个我哦!他们说是“阴面”和“阳面”什么的......”
“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呢。”
“要是索隆能一起来就好了。”
“下一次,我们一起去冒险吧?这个是约定哦。”
索隆微笑着听路飞讲那些奇妙的经历,如果他没有沉睡的话,本应成为故事的一部分的。
“好啊,下次一起去吧。”
他这么回答道。
路飞有些欲言又止。
“要拉勾才行。”
“嗯。”索隆伸出手。约定是不会改变的,会改变的只有人而已。“还有最后一件事......”路飞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遥远,索隆能预感到自己马上又会回归沉睡,只是这次不知还有没有醒来的时候。
“我喜欢索隆。”
他在有所反应之前,嘴唇上就已经被覆盖上了什么柔软的东西,触感温暖,并带有一种莫名让人安心的气息。
索隆的大脑一片混乱,但意识却比任何时刻都清醒。
对方像是生怕他跑了一样,双手抓着他的手腕,虽然是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但显然也并未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似乎是头脑一热做出来的冲动之举,根本连自己都不清楚下一步该怎么做。
他忽地想起了一些事,一些比和大家相遇,进入伟大航路冒险更早的事。
那是一切的开始。
而与之同时想起来的,还有那一直被他忽视掉的,如同纺锤刺中手指一般,尖锐又细微的痛楚。
索隆动了动身体,轻哼一声。对方像是如梦初醒一般,松开了对他的束缚。
路飞紧张的表情很少见,或者说,索隆几乎从没见过他流露出过近似于退缩和害怕的感情,但总归还是有那么一两次。
他和米霍克决斗的那次,还有就是现在。
“......也不是我吗。”虽然声音小到微不可查,但索隆还是听到了。“应该......是吧。”他本想用正常语调回应的,但话一出口,却变得十分沙哑。
“真的吗!”对方的眼中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光彩,路飞几乎是在瞬间扑过来,搂得索隆差点喘不过气。“嗯......”既然困倦感消失,那说明的确是解除了咒语,但。
索隆现在有种恍惚的感觉,他甚至都不清楚自己是在开心还是有什么别的感情。
至少被这样抱着之类的事情,索隆并不抗拒。
“索隆还记得约定吧?”路飞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上,因此声音也变得有些闷。“怎么会忘呢?”索隆抬起手随意的揉弄几下路飞的头发,手感一如以往的好。“呜......好可惜。”“诶?可惜什么?”路飞从他胸口处抬起头,两人的距离几乎是可以鼻尖碰鼻尖。“接吻之后该做什么我就不太清楚了。”
“啊?”索隆愣了半响,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有些奇怪。顺手扯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同时也将自己除眼睛外的面部全部遮住。“那就,慢慢学呗。”
索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而路飞这是看着他耳尖突然出现的红润有些出神,随即露出了一个和以前一样的笑容。
“反正索隆的话,怎么都没问题的啦。”

评论

热度(125)